鹿徘的鹿

一个回忆的碎片

小时候经常被亲戚问这么一个问题“你长大了,想当什么呀?”

“奥特曼”

“不能说奥特曼,问你想做什么”

“想做奥特曼”

“傻孩子,是问你想做什么样的工作,比如科学家,医学家,老师等等”

“奥特曼工作”

我当然不想做奥特曼,它不穿裙子,不扎辫子,还像男生一样喜欢打架。我不喜欢裙子,也不喜欢打架,但是我也不想做别的什么。因为科学家,医学家,老师对于我而言实在太枯燥了,一成不变的生活我忍不了,毕竟奥特曼还可以偶尔变大玩玩呢,所以还是选择奥特曼来得痛快些,反正也当不了奥特曼,只是选选让大人们明白一下我其实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做奥特曼的工作”

这个回答导致那群大人看到我之后就会讨论起我想当奥特曼的事儿,因为那时同一小区里一个两岁的孩子说长大想当警察,而回答问题的我当时已经三岁了。
我敢说大人都是愚蠢的生物,他们会把你的敷衍当真,并将你的话添油加醋变成茶余饭后谈资。其实有些事儿动动脑子就可以想清楚,比如蓝猫淘气的脑残粉怎么会突然想变成奥特曼这种奇怪的生物,这种事儿就像是一个成天嚷嚷着要给王思聪草我的姑娘突然开始在will韬韬微博下留言“男神你是最棒的么么哒”一样让人不可置信。
当我用奥特曼这三个字来打发那些无聊的大人们时,从他们爆发出一阵阵大笑,仿佛我是郭德纲附体还捎带表演了一段相声。

“你长大后要做什么工作呀?”

四岁的时候跑去医院值班室找舅妈玩,被一群白大褂拦着问了这个问题

“奥特曼”我用蜡笔把太阳涂成绿色回答道。

“哈哈哈,这个小孩儿真可爱,看,她在跟我们开玩笑呢”

古人云夜路走多了总会撞见鬼,我这匹野马在玩弄成年人智商一整年之后遇到了可以识破我计谋的伯乐。

“来,小妹妹,告诉姐姐,你长大之后想干什么呀,这次可不许说奥特曼了哟”

她眼睛里的真诚喷涌而出,钻进我的瞳孔跑进我的脑袋里大跳 bong Shakalaka 我几乎被她的真诚所吸引。

“我想变成小燕子…”我回答“…那样就可以结婚了。”

她发出了一阵哄笑,噗噗噗地像极了报废的摩托车发动机。她像得到了全世界界一样宣布:“你只想结婚?”。一群白大褂们一起笑了起来,我也一跟着一起笑。

“这个小孩好逗,问她想做什么工作,她说想结婚”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理想啊,哈哈哈”







这有什么奇怪的。
如果我可以变成小燕子,我一定会娶紫薇,并和她结婚的

评论(1)

热度(9)